首页 > 彩票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彩票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哪吒救主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 武昭含

和当年《泰囧》帮助光线传媒打开喜剧片的局面一样,《哪吒》也成了它的新“福星”,但福星能照耀多久?

14.05亿(更新中),《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打破了天花板,创造了新的票房纪录。

这个暑期档最火莫过于,化着烟熏妆喊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哪吒。自7月26日上映以来,《哪吒》的票房一路都在破纪录:上映1小时29分,票房即破亿,创动画电影最快破亿纪录;单日票房破两亿,打破国产动画单日票房纪录;公映第5日,票房超过10亿,打破四年前《大圣归来》创造的9.56亿票房纪录。截至目前,该片在豆瓣、淘票票、猫眼三家平台的评分分别为8.7、9.6、9.7,猫眼最新的票房预期显示《哪吒》最终票房将达到41.78亿元。

《哪吒》票房火爆,最大的赢家是光线传媒。资料显示,《哪吒》由光线影业、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十月文化等公司出品,光线影业发行。7月26日深夜,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微博晒出《哪吒》的首日战报,并配文“感谢观众的宽容和厚爱,吒儿还没那么好”。

看起来“没那么好”的哪吒顶着齐刘海、烟熏妆搅动了沉闷的暑期档,影片中这个不屈服、不认命的混世魔王不仅完成了自我救赎,还成为了光线影业的“救世主”,并且再度燃起了外界对“国漫崛起”的期待。

然而,《哪吒之魔童降世》这个“魔童”,真的能给沉寂的中国动画电影业带来新的希望吗?而它的票房红利能否将光线影业拉回正轨?

强心针

从2018年至今,被称为是影视行业的“寒冬”。

从表面上看,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高达609.8亿,但从增速来看,同比增长只有9.1%,是五年来增长率首次低于10%,而此前5年年票房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23.6%,并且,市场人士预计,2019年除了春节档、国庆档等票房暴涨点,今年全年大盘增幅仍会继续低于10%,全年总票房预计在650-670亿之间。并且,在票价上涨的背后,是观影人次增速放缓。

影片票房分化趋势越加明显,观众和票房向头部影片集中,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身处局内,光线传媒未能幸免。除了整个行业低迷带来的影响,它还陷入了自身的舆论风波中。

2018年4月28日,电影《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被爆出存在大量集中退票情况。有观点认为,这种现象背后的逻辑是制造虚假预售成绩抢占排片。随着“退票事件”不断发酵,身兼出品方、发行方、售票方的猫眼及其背后的大股东光线传媒,一时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不久后的5月2日,电影《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在其官方微博上质问其影片发行方光线传媒,“2700多万元宣发费用和1000万元票补款的具体去哪了?”要求光线传媒提供2700多万元宣发费用明细和1000万元票补款明细。

舆论风暴过后,等待光线传媒的是首次亏损。2018年年报显示,光线传媒营业收入14.92亿元,同比下降19.09%,即使出售了持有的新丽传媒股权获取了22亿元投资收益,使得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3.73亿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还是亏损约2.85亿元,同比下降161.83%。这也是光线传媒自2011年上市以来主营业务首次亏损。

2019年上半年,国内电影市场依旧波澜不惊,多家影视公司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甚至亏损。

7月14日,光线传媒披露了业绩预告显示,即使坐拥《疯狂的外星人》《千与千寻》等高票房影片,光线传媒上半年利润仍预计同比下滑超95%,预计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8500万元至1.05亿元,同比下滑95.02%-95.97%,而公司上年同期净利润为21.07亿元。

上半年国内电影市场集体低迷的情况下,急需要一部搅动风云的作品出现,给沉闷的电影市场注入一剂强心针,《哪吒》的出现恰如其分,对光线来说更是如此。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哪吒》是一部“天时地利人和”的电影,沈萌对《中国企业家》分析道,大批电影缺席暑期档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竞争压力,同时《哪吒》有着精良的制作以及符合当下主流观影群体情绪偏好的人设和剧情,容易形成口碑传播,这种情况下《哪吒》的火爆是自然而然的。

“《哪吒》无疑会成为光线传媒今年业绩收入的重要来源。”一位券商分析师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如是说。沈萌也认为,影视制作企业属于业绩波动较大的群体,好片子投中也是存在很大运气和不可控因素,(归功于《哪吒》)光线今年应该会有不错的业绩。

据财报显示,一季度,光线传媒发行并计入报告期的票房影片共四部,分别为《疯狂的外星人》《四个春天》《夏目友人帐》《阳台上》,总票房为23.31亿元。猫眼最新预测《哪吒》票房将达41.78亿,如果这一预期实现,那么该电影的票房将超过光线传媒上半年影片票房总和,光线传媒最终可获得营收将大致在7.5亿元-9.3亿元之间,这将超过光线传媒2018年全年营收的一半,接近2019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

7月30日下午,光线传媒公告称,截至7月29日,公司来源于影片《哪吒》的营业收入(目前为票房收入)区间约为2.03亿元至2.43亿元。光线传媒股价随即应声上涨,盘中涨幅一度超过5%。

不仅如此,《哪吒》片尾以彩蛋形式预告了动画电影《姜子牙》将于2020年上映,光线传媒打造封神宇宙的意图非常明显。

王长田的动漫梦

和当年《泰囧》帮助光线传媒打开喜剧片的局面一样,《哪吒》也成了它的新“福星”。

光线传媒从2014年开始布局动漫领域,在中途接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等作品后,光线传媒和公司董事长王长田一直在等待一部从出生就带着光线烙印的爆款动画作品。

《哪吒》从出生就背负着众多期望,票房口碑双爆棚后,光线传媒的动漫布局有了收获,也让《哪吒》背后的出品方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走入了公众视野。

这是光线于2015年成立的主做动漫的影视公司,按照王长田的说法,他希望“这幢屋子能为中国动画人遮风挡雨,成为中国动画的大本营。”

“他们已经在动画界摸爬滚打十年,二十年,有才华有热情,我觉得他们非常有必要被大众认识,他们接下来必将成为中国电影界最耀眼的一股力量。”这是2015年10月25日王长田在彩条屋影业成立暨“XXL超大号想象力”战略发布会上的开场白,按照王长田的规划,他希望未来彩条屋能够冲击国产动画的半壁江山。

随后,光线便围绕动漫领域不断出手,据光线传媒2018年年报显示,彩条屋影业已投资了20余家动漫产业链上下游公司,覆盖了业内大部分主流的独立动漫制作公司,包括《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创作团队十月文化、《大鱼海棠》的创作方彼岸天等,这些公司横跨三维动画、二维动画、漫画、游戏、国外版权等。在去年的投资者交流会上,光线管理层还透露最终布局将达到30家左右。

此次《哪吒》的制作方霍尔果斯可可豆动画,就是彩条屋投资的公司之一,彩条屋的持股比例占到了30%,可可豆动画前身是国内知名的原创动画团队“饺克力动画工作室”,法人杨宇正是《哪吒》的导演饺子。

据钛媒体报道,王长田曾表示,彩条屋影业投资的多家动画公司仍处于成长期,需要时间和耐心培育孵化好的IP作品,但动画市场很多有价值的公司都被光线投资了,以后光线一家的动画电影可能占比票房一半以上。

在《哪吒》的首映礼上,王长田宣布了未来“神话宇宙”的打造,除了《哪吒》续集和彩蛋中揭晓的《姜子牙》外,《大圣闹天宫》《深海》《凤凰》《八仙过海》等都将陆续制作完成。

动作不可谓不大。不过,正如沈萌所言,影视制作企业能否投中好片子运气也占了很大一部分。近几年,光线交出的作品里虽然有《你的名字》《千与千寻》等热度和票房都较好的影片,但也存在《昨日青空》《大世界》等“哑火”作品。

一位影视行业从业人员表示,光线布局动漫已经多年,《哪吒》的成功给光线带来了口碑和影响力,不过从长远来看,动漫产业要持续支持光线传媒为时尚早,“谨慎期待吧”。

国漫崛起之路远矣

《大鱼海棠》上映后,王长田曾预测:国产电影将在后年开始爆发,并在2019年达到一个历史新高峰。《哪吒》虽然成为爆款黑马,不过它能成为国漫崛起的标志吗?

根据王长田三年前的判断,“国产动画的真正崛起,需要每年都诞生五到十部《大圣归来》、《大鱼海棠》这样的作品”,从当下国产动画电影的现状来看,实现这个目标尚需要一些时日。

四年前,《大圣归来》点燃了暑期档,创下了当时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纪录,自此开始“国漫崛起”的口号便不绝如耳。

然而,2016年《大鱼海棠》上映后口碑两极化,薄弱的剧本引人诟病;2017年的《大世界》与《大护法》内容和形式令人眼前一亮,但是由于门槛过高制约了票房,没有广泛的基础,“崛起”的口号也沦为自娱自乐;2018年,《风语咒》《昨日青空》的票房亦是不尽如人意。2019年初《白蛇:源起》上映,让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国漫有了一定的话题度,4.5亿的票房也算不负期待,但距离引爆还差一点火候。

《哪吒》的票房和口碑让“国漫崛起”这个口号再次响起,不过如今的景象宛如四年前的再现,“国漫崛起”经历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轮回。在这个轮回里,《哪吒》也面临了各种波折和难产:光是剧本就整整磨了两年之久,目前观众看到的《哪吒》的故事,是第66稿,和最初的故事有50%以上的改动。

沈萌表示,《哪吒》和之前《大圣归来》的成功都可能会刺激动画行业的热度,但从长期来看还是无法扭转动画行业整体的困境,“毕竟《哪吒》和《大圣归来》都是无数不成功的项目中脱颖而出的,它们的成功会让从业者看到希望,但热度一过还是会回归到困难重重的现实。”

上述从业人员也认为,《哪吒》给动漫行业做了很好的示范作用,至少证明动画还是能赚钱的,但是目前来看整个市场依旧很难做。《哪吒》背后是几十家公司、1600多人的汗水,不过彩条屋CEO易巧却并不认为这种方式是好的,“这是不能持续的”。国产电影和动画电影在制作方式上仍需要“产业升级”,形成“工业化”和“科技化”。

以国际知名大厂皮克斯为例,不但保证了影片的原创性和艺术性,在流程上也实现了“电影工业”的标准化,更在技术上有很大投入。动画电影某种程度上是科技的产物,皮克斯为了解决三维动画的渲染问题,很早就在RenderMan标准下开发了Photorealistic RenderMan渲染系统,此外,皮克斯还开发了两个在三维动画领域十分先进的系统牵线木偶系统(Marionette)、表演指导者系统(Ringmaster),这些科技创新使得皮克斯的动画电影获得了票房和口碑的丰收。

这也是国内电影产业学习的对象。正如在接受“河豚影视档案”采访时,易巧如所说,他希望这部作品之后,行业能够形成规范的工业流程和经验积累。

易巧认为只有这样,市场上出现像《哪吒》这样的作品才可以成为常态,以后的每个档期,春节、暑假、春秋和国庆都会有这样高质量的动画电影投入市场,“那时才可以说,中国动画电影成熟了。”易巧对“河豚影视档案”如是说。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